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买彩票 >第七百六十五章 夺宝令

第七百六十五章 夺宝令

第七百六十五章夺宝令

血鸠终是自主的献出了神魂烙印,在迟疑之后,扑向了桑木。交出神魂烙印,等于是交出生死性命,血鸠也是老奸巨猾之辈,在场之人,也唯有桑木最为合适。

这个有着良善仁慈的女子,执掌他的神魂烙印,才不至于让他生不如死。

桑木在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接受了血鸠的效忠。收纳了神魂烙印,桑木甩手取出一枚疗伤丹药,扔进了血鸠嘴里,让得后者安生的在旁疗养伤势去了。

满城众将士只能作罢,秦鸿亦是解开了血鸠的封印,使之后者恢复了自由身。

血鸠降服,城外的数百恶风岭贼匪则都是望眼欲穿,最终桑木交给了血鸠自行处置。若能够乐意跟随,从此依然归属血鸠统领,若是不愿,让他们自行离去,未来莫要继续作恶。不然,杀无赦!

血鸠会意而去。

岭南城事了,秦鸿则是不再耽搁,转身欲走。

“公子稍等!”

桑木当即叫住了秦鸿,后者疑惑的回头看着她。

“公子此行路过,是欲去‘灵宝城’的吗?”桑木追上前来问道。

“灵宝城?”

秦鸿知晓这个城池,乃是这西江境岭南的十大城之一,城中有着西江境最有声望的‘灵宝世家’。而所谓灵宝世家,则是贩卖与交易各类天才地宝的组合势力。

故此,灵宝城颇负盛名,灵宝世家名传四方境域。

不过,秦鸿此行的目的地,却非是这灵宝城,而是与之灵宝城毗邻的‘双燕城’。他曾感知到,秦蛟的方向,大致就处在双燕城的区域,他欲去寻找沈碧嫣,则就打算与秦蛟汇合。

中原圣地人杰地灵,强者多不胜数,帝君人雄更是层出不穷。秦蛟虽然实力不凡,堪与帝尊争锋。但在中原,依然得如履薄冰。一则是其帝妖的身份,在人类世界行走不便。二则是,蛟龙毕竟是强大灵兽,有着巨大潜质。若是被名门世家发现,恐将其擒获,杀兽取宝亦有可能。

蛟龙乃真龙后裔,且是与之真龙最为相近的龙裔,其一身是宝,非同凡响。

秦鸿与秦蛟关系匪浅,自然不愿意看着秦蛟举步维艰。故此,要去追寻回来。

“怎么?公子此行不是前往灵宝城吗?”见得秦鸿疑惑,桑木不禁说道:“传闻,灵宝前段时日发现了一处惊世灵宝,向四周境域发布了‘争宝令’,欲要纠集四方人杰齐聚灵宝城。”

“公子此行向北,灵宝城便在北方,故此,桑木斗胆猜测,公子欲往灵宝城一窥灵宝。”

秦鸿恍然,难怪对方有此一问。

见得秦鸿恍然的眼神,桑木撩了撩耳前鬓发,继而说道:“实不相瞒,桑木此前而来,便是欲往灵宝城。只是在这岭南城正好撞见恶风岭贼匪事宜,故此有所耽搁。”

“难怪如此。”秦鸿彻悟,不禁对桑木更是多了几分好感。萍水相逢,却也能够付出如此大力拯救一城百姓,可见桑木的良善仁慈。

笑了笑,秦鸿随口道;“既然桑木姑娘亦有此意,那不妨你我同道而行,前往灵宝城一观究竟如何?”

反正灵宝城与双燕城毗邻,不妨前去观望一阵。届时那般距离,想必以秦蛟的感知,亦是能够觉察到我的到来,多半会前来与我聚头。

心头如此想想,秦鸿则便释然,露出了真挚的笑容。

“公子有此心,桑木就麻烦公子一路照顾了。”桑木抿嘴一笑,点头同意下来。

休息了两个时辰,待得血鸠收容了恶风岭的贼匪之后,安排妥当,则是跟随着桑木一道离开。此行灵宝城之行,血鸠坦言,要护佑桑木平安。若是不然,外面世道凶险,万一桑木有什么凶险,那自己的小命也得玩完。

对此,秦鸿并无异议,反正血鸠也难耐他何,跟着就跟着呗。

没多久,三人则是出发,秦鸿驾驭飞舟,穿越破屋,直奔灵宝城方向。

岭南十城,各有千秋,分局四面八方,灵宝城则坐落在南岭靠北方向。与之双燕城毗邻,更与晋阳城护城犄角,合城南岭三大宝城。

灵宝城有此声望,自然在西江境名声不浅,月前曾传出‘争宝令’,邀请四方各地人杰俊彦齐聚灵宝城,争夺灵宝世家发现的一件惊世珍宝。

这般消息传出,四方震动,附近的几大境域皆有人赶来,直奔灵宝城而去。桑木亦是外境之人,适逢其会,得知灵宝城的消息。

飞舟疾行,速度极快,但却也赶了足足半月的路途,途中跨越了一座城池,才踏足了灵宝城的区域。翻山越岭,远远地,一座雄伟巨城,遥遥在望。

雄城巍峨,建立在一片山脉上,四周皆都是茂盛古林,参天大树成荫,合围该城。城墙高耸,城门以黑金打造,城中建筑风格古朴,相隔甚远,仿佛都能够从中感受到一股沧桑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秦鸿远眺了一眼,驾驭飞舟迅速靠近,终是在该城山脉外驻足,收起了飞舟。据桑木所言,灵宝城中,不许飞行,除非至尊,否则任何人都得遵循规矩。

三人步行登山,来到了城门前。近前时,秦鸿才能够感受到这座雄城的浩大,外围城墙,延绵万里,曲折蜿蜒,都是一眼看不到边。城廓高万丈,城墙皆已百丈大的巨石所搭建,其上岁月斑驳,有着刀痕箭孔等痕迹,看上去似乎受过大战波及。

走进城门,则可看到城门上方立着的大字——‘灵宝城’。

城门打开,广纳四方来宾,门前左右自有灵宝世家的曹姓家族的护卫审视,这些人皆都是皇境修为,阵容强大。四方城门各有百余人镇守,可见其强大的阵营,寻常人等,罕有人能够在此地撒野。

匆匆打量了一眼,三人入城,直奔城中央的曹家府邸而去。

曹家,即为灵宝城的灵宝世家,且是该城唯一的主宰。家中有至尊坐镇,号令一方,雄踞岭南一域。故此,灵宝世家声名远播,传出争宝令,让诸多人都是动容。

来到曹家外,却见曹家门前门庭若市,有着太多太多的人在外守候,这些人无一不是各地赶来的人杰俊彦,亦或者老辈人雄。此行,皆都是为了一睹惊世珍宝的风采。

而在曹家府邸门前,有着一位管家模样的半百老者赔笑,声音朗朗传扬,“各位,各位,且听在下一言。此次惊世珍宝的消息,暂时不能奉告,还请诸位耐心等候,待得四方英雄到齐,曹家自然会告知珍宝消息。”

言外之意,就是来早了呗。

秦鸿撇撇嘴,但却并未异议,毕竟曹家也是生意人,难得惊世珍宝,自然得把握机会狠狠的刷一刷声望。自然而然,矫情一下也是理所当然。

另外,曹家有至尊老祖,多数人都是惹不起。若非名门世家或无上宗门之人,寻常人等,唯恐比之不及。

“走吧,歇歇去!”

秦鸿道了一声,招呼桑木与血鸠暂且离开,欲往附近酒楼暂居。

“晋阳城薛家三少到!”

突然,人群外传来一道喧呼声,惹得人潮一阵涌动。刚欲离开的秦鸿不由好奇驻足,看向了另一条街道方向。在那,人群自动裂开一条过道,一批大约二十余人的队伍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走过。

为首的,则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白袍青年,头戴玉冠,腰缠玉带,天庭饱满,面容端正,看上去像极了一位浊世佳公子,气质出尘。

“晋阳城,薛家天骄薛诚。”桑木在旁介绍。

“是一位人杰。”秦鸿点头,这薛诚不愧为天骄之称,年纪轻轻亦是大成帝君的实力,着实很可怕。

而在薛诚身后,还跟着一位帝尊同行,那是一位老者,乃是薛家的一位供奉。有此也可见,晋阳城薛家,也是一个有着至尊老祖的大世家。

“双燕城童家到。”

随着薛诚走进人群,不多时,另一条方向再度传来声音。人潮再度攒动,只见一支意气风发的队伍漫步而来。为首的,同样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,黑发飘扬,衣袍猎猎,整个人竟大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强势霸气。

“双燕城童家天骄,童武尚。”桑木在旁解释,道出黑发青年的身份,让得秦鸿咋舌。这童武尚与之薛诚互在伯仲之间,皆都是帝君大成的修为,堪称天骄风范。

秦鸿打量了童武尚一眼,目光一一掠过童家阵容,队伍同样有着一位帝尊强者随行,可见童家底蕴非凡。然而,当秦鸿的目光掠过童家一人身上时,却不由脸色一凝,发现了一位熟人。

童辉!

秦鸿目光一闪,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轻笑。只是,笑容并不是怎么开怀。

那童辉,正是当初前往中元大陆的海外人杰之一,曾入驻天元皇宫,与天元太子齐逸作陪。且在当初,与那名叫牧峰的少年一道摆擂,横压天元皇朝同代天骄无一人能够抬头。

结果,与牧峰逼迫秦鸿出手,才得以挽回局面。教训了牧峰,逼得那仙子般的人物楚离情献舞。便也因此,秦鸿与之那一群人结怨。

故此,此刻再见,秦鸿只是有些诧异,这家伙原来是双燕城童家子弟。

却也在此时,让得秦鸿真正看清,中原圣地的武道昌宏到了什么地步。

“江和城姜家到。”

“临安城胡家到。”

“玄盐城端木家到。”

“炫阳城贾家到。”

“青云城彭家到!”

“永幻城陈家到!”

“东新城董家到……”

相继之后,各地皆有喧呼声传来,岭南十城各有人到来,且领队者皆为该城成名天骄。

而在曹家门前声望暴涨,高潮迭起时,一道浑厚的声音猛然响彻入云,传遍城中所有人的耳目:“凌阳境,林氏名门天骄到!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